满咩咩满

男人帮团粉

荒岛3.0(完结篇)

本期糖忒多,已经四刷!齁住了!!
荒岛完结了啊!!!因为导演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荒岛的夜,果然贼他妈长。这话一点都没错。

因为只剩他一个人了?????
他哥就真的走了?????
他孤独的小背影没有打动导演吗???
竟然没能让导演回心转意???
他的眼神导演没读懂吗????
那分明是你走了我会很不开心的眼神啊???

张艺兴很气,很忧郁,还很悲愤。他简直气得想跺脚想了想岛上只有沙子跺也跺不响才算了。
刚才还不知道转盘是用来的干嘛的,盘算着用它玩喝酒呢,可能喝醉了还有亲亲之类的吧。转眼一局狼人杀过后,他的导演就潇洒的走了,这男人啊,真是靠不住。尤其是自己倒追来的。







师父和小猪哥果然是最懂他的。张艺兴美滋滋的用小猪哥打好了掩护,说出了导演无法拒绝的理由,脸上的兴高采烈都绷不住了。师父一听恩恩还是渤哥吧。小猪哥机智地收到信号,还是渤哥去比较好。导演就表面上嫌弃心里不知道怎么想得陪他上了船。


海南椰子鸡,和乐蟹,东山羊,文昌鸡,带皮小黄牛……一份份的大菜送到小青州的时候,张艺兴和黄渤笑得都要合不拢嘴了,发配了荒岛还有这么好的待遇,二人世界加烛光晚餐,这是继一个人的八小时之后过的最开心的一个夜晚。哦不对,这怎么能比呢,两个人在一起当然是最棒的了。

健身教练不在,张艺兴边兴奋地吃边用手肘捅捅导演,“唉,哥哥,你看还是我对你好吧,我多明智,跟我来才有大餐吃!”
他哥顾不上多说,点点头“好好好,你说的都对。”

美滋滋吃完了那边的大餐,接到了狼人杀任务。狼人杀……张艺兴说自己没玩儿过不会啊,焰哥说你俩负责打电话就行啦,别的没啥事。


对于小孩子来说,他们特别喜欢被肌肤接触。俩人坐在那里挤着看一个小手机屏,不知道刚才给他们展示的大电视有啥用,可能当镜子吧。第一轮两位预言家还没验任何人呢,张艺兴就说哥我要去打电话了啊,导演说这什么操作?我不信你敢打。说这话的时候抓着张艺兴的胳膊,张艺兴摸着他的膝盖。这又是什么操作,没眼看。

然后他就冲出去了,导演一脸懵比。一个狼族预言家傻乎乎的跟着他说你觉得孙红雷有没有问题。不过非常幸运的是小猪完全没有听见他们俩在说什么。

这唯一一次好好的打电话就结束了。


接下去每一次演变成了肉搏战。


验完了迅哥之后,张艺兴噌得就冲出去了,导演手伸慢了一步,在电话亭外拽住他,说一人一次很公平。上次既然你打了这次我打。
好的下一秒张艺兴拿起了电话大吼迅哥不是杀手!导演只好在背后大喊是杀手是杀手。
导演白眼翻到了天上,宠孩子太过头真是恶果自负。


打完电话张艺兴嘿嘿嘿冲着导演摇头晃脑,导演我们好人要赢了喔,当坏人是不行的喔,肯定打不过好人。导演说你不是不会玩儿吗,抢得这么快干嘛,下一回我打啊,你不许再跟我抢。张艺兴撇嘴,导演你真的很幼稚现在。



说好的海景房,变成了电话亭。不过共同点是听起来都让人想干点儿什么。


迅哥接起电话什么信息也没听到,只听到了两个人一起“啊啊啊呀呀呀呀”一通乱叫,没有什么有用讯息,3狼6民输得很迅速。


小青州上的两个人,电话是挂断了,可是姿势没怎么变。气氛突然有点微妙,刚才光顾着互相干扰,没发现几乎脸对脸挨上了,张艺兴细腻滑溜的胳膊撑在电话亭玻璃壁上,指尖跟耳朵一起突然变得更粉了,电话亭的门是关着的,窄小的空间里他犹豫着要不要把手放下来。这地方怎么这么热呢,手心里的汗把玻璃弄出了一块相同形状的氤氲。

导演轻轻把手覆在他的手背上,张艺兴一动也不敢动。眯着眼睛,所有感官现在对背后的动作极其敏感。

然后导演咽了一口唾沫,好像准备说什么。焰哥突然大喊了一句“赢的队可以离开荒岛啦!”


MD,我明天不搞死你我不姓张。张艺兴心里飞速彪出了脏话,导演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始爆笑。



张艺兴依依不舍得把导演送到岸边,依依不舍得看着导演上船,依依不舍得说导演你真的要走吗,我要哭了噢……

导演非常酷的说哥走了啊!心里想的是再不走不保证要发生什么,快跑快跑。刚才自己在干嘛啊。




船开了没3分钟,导演的手机叮叮叮叮得进来5条微信消息。
“哥我好寂寞啊!!!”
“哥我害怕呀你回来呀!!蚊子咬我!”
“你怎么真的走了你很没良心呜呜呜呜。”
“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唱了34秒。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明明是想靠近……却孤单的黎明…………”唱了59秒。
导演正经的看着,一条也没回。
五分钟又来一条“再也不要理你了。哼”

导演心里苦。








第二天,焰哥乖巧地站在一边,突然被强行塞了涂满芥末的菠萝,焰哥心里苦。

小队长

2017.9.9 芭莎慈善夜

黄渤戴着墨镜一言不发上台,三位队长,唯独他牵着个小鲜肉上台。
小鲜肉说那个……我替导演……哦不是……黄渤哥发言……因为他现在说不出话……喉咙疼……越说声音越低,这位鲜肉有点心虚。
黄渤贼溜溜的眼睛乱转,还好墨镜挡着啥也看不见。他朝小鲜肉点点头一副很正经的样子,做了几个手势,嗯嗯啊啊的,示意他继续说。


其实他就是为了带他上台,给他点特殊待遇,镜头啥的多一点,让台下别的人知道张艺兴是有人罩着的。昨晚上俩人一个房间里哈哈哈哈哈哈大声跟男人帮群聊到半夜,嗓子好着呢。早上起来了还哼着小曲儿,来了首呐亚耶。


按理说一到这种正式大场面,张艺兴就倍儿精神倍儿自信,他是典型的考场型选手,临场发挥特好。可是导演突然跟他说让他上台发言,自己装做喉咙疼没法发声音,他就紧张了。因为他是世界上最不会撒谎的人,让他当着这么多前辈的面儿骗人,他做不到啊。所以一开始他打死也不答应,说这么重要的事人家请你当队长,导演你别幼稚了好吗,另外两位也不高兴吧我什么咖位啊你别别别别。
谁知道导演决定幼稚到底了,说你不上台我就不说话,我在下面儿坐着我也从头到尾演哑巴,你自己看着办。


恋爱使人智商为零,这话真是没错。


张艺兴惴惴不安,脑子里一直练习一会儿要说的话,徐峥过来坐在他俩旁边,看着黄渤故作高深地冲自己点点头,一副你懂的样子。徐峥心想这人搞什么呢,别是傻了吧,一脸问号等了一会这俩没一个开口给自己打招呼,拍拍屁股搂着经过的熟人走了。

看着四下没人,张艺兴轻轻掐了一下导演胳膊,说要不还是你上吧,我真不行。导演入戏很深,继续不说话,沉着冷静的点点了头之后装作欣赏台上的表演,留了一个后脑勺给他。

没办法,到队长们上台了,张艺兴硬着头皮跟在导演身后,尴尬地拿着导演硬塞给他的话筒。
“啊……那个……我替导演……哦不是,黄渤哥……发言……”时间怎么这么漫长我的天哪,他简直想大声喊黄渤你别装了快给我接话呀我生气了我要下台了。但是拂他导演面子的事他更干不出来,哎哟喂他还是撒谎吧。




等典礼终于结束的时候,他气冲冲的跟着导演进了房间,还小声摔了一下门
“你干什么嘛今天??”害我那么尴尬。
“让你显摆显摆嘛你不是最喜欢当小队长了”还让报数呢你忘了。
“那能一样吗???那是跟你们在一块儿呢”这群人跟我又没啥关系!
“哎呀别生气了你这不是没缺斤少两的下来了吗”生气的样子真可爱。
“你瞅瞅这热搜!张艺兴 蓝队队长,臊得慌!”那小乌龟呢,快给我撤热搜去。
“是我想显摆显摆,我想显摆一下你行了吧,非让我说出来。”
张艺兴愣了一小下,马上以半个头的优势把导演壁咚在门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还轻轻吹了一下导演的耳垂。


导演经过大风大浪的,偏偏栽在这条小河里。本来张艺兴对着他们几个就天不怕地不怕,平常生活里撒泼打滚,游戏里拒不合作,坑蒙拐骗他还做不到,不过放到这谈恋爱的本事上,他学了个一等一。

“哥哥,看来以后我脾气得更大一点儿才行啊,小生一下气你就憋不住啦。这话以前常说多好啊。”张艺兴得意的笑都快憋不住了,低着头看导演另一只手撩了撩头发。
导演一脸被耍的样子,无奈的笑着摇摇头。然后,他凑近了,对着张艺兴的脖子“呼……”

张艺兴啊一声轻呼,脸涨得通红,蹲在地上用上目线哀怨地盯着导演。
憋了一会说我洗澡去了。明天还回上海录鸡条呢早上就飞抓紧睡。
导演终于把墨镜摘了下来,哼着歌看着他去洗澡的背影,得意洋洋的。






第二天飞机上,张艺兴指着报纸上的标题一脸你说怎么办吧,导演哈哈哈哈哈哈哈完之后马上趁还没起飞咔嚓一张照了下来传到了“极限六环”。






“影帝退位 队长让贤 羊派掌门 独揽大权”

荒岛2.0(可能算是前传)

张艺兴竟然学会做饭了?
他端着连切工都无比精美的辣椒炒肉出来的时候,黄渤内心非常诧异,这小子跟自己朝夕相处了4个月,完完全全没有展示过啊。饿了渴了统统只会大喊“导演,放饭嘛~~~~”看来这是诚心坑自己,黄渤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直勾勾盯着他。



张艺兴心里突然心虚了一下,他欢快的说着“她一直在吃我做的辣椒炒肉耶”的时候,猛然想起来导演也在这儿坐着,而且他在导演面前扮演的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啥啥都怕导演得哄”的人设。
完了,这下他完了。
果然,偷偷抬眼看一下导演,导演一直在盯着自己,还时不时露出一个慈父般神秘又欣慰的微笑,但那个帽子下面的眼神分明带着怀疑的目光一直在审视。得,辛苦扮演了这么久的人设,塌了。





那天他去便利店买完零食回来,带着那个卡哇伊的奶奶每次都会送他的一个小橘子,哼着小曲儿轻车熟路直接进了导演的房间,导演还没回来,不知道在哪。张艺兴剥了橘子照例留给导演半个,把零食袋里的pocky拿出来啃了两根,拍拍手准备做俯卧撑。刚做了8个,咔哒一声门开了,导演拿着剧本走进来,一点也不奇怪这还有人。张艺兴顺着向下的趋势直接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气。

“我都做了55个了你才回来,好累啊。”撒谎不带打草稿的,在导演面前完全不存在那个青春萌动白纸一张的张艺兴了。
导演却信以为真,或者是不想戳穿他,轻轻拍拍他的屁股,让他爬起来,自己也盘腿坐在地毯上,边拨弄他的刘海边说,给,明天这场戏的剧本,好好看看。导演特喜欢看他出了汗之后脸微微红的模样。也不对,导演喜欢他所有样子,包括他是个麻烦精的时候。

张艺兴眨巴着眼睛不好好看剧本,撑起自己的小脸儿,脚晃来晃去,看一眼剧本看一眼他。导演觉得好笑问他你看什么呀,他说导演你就天天给我一人讲戏不行吗,你看其他人都是影帝是戏骨他们不需要的,你要什么他们全懂啦,可我什么都不知道。哎哟喂我觉得我好笨啊。

导演内心提醒自己要冷静要冷静要冷静别冲动别发火哎哟我去怎么这么想踹这小祖宗一脚呢。他克制住了自己,微笑着说张艺兴你这要求提了不下三十次了你少研究一下你哥多研究研究剧本你也懂了。张艺兴直接往前扭了扭身子把头靠在他的大腿上“我不嘛,呐哥哥这半个橘子给你留着呢你边吃边给我讲戏”说着又掰了一瓣放进自己嘴里。

导演没辙了,无语了。自从上次轰他走之后,他换了一种策略,刷存在感。张艺兴现在恨不得一天能有25个小时都黏着导演。导演觉得自己可能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竟然还挺享受这个犯罪分子的行为。




让他跳海游泳,他说不会,导演说你蝶泳得瑟过多少回了你装什么装,给我跳。
他说怕冷导演说你上次牵着狂龙那期几度啊,不穿外套满街乱跑,冷什么冷我这儿也有军大衣准备着呢。
让他演救人的戏他说啊这不是你啊我演不出来那种急迫感。导演说你现在知道救人还得带点急迫感了,你赶紧给我去。
让他少打会游戏,他说这海岛啥也没有只有游戏消遣了,你又不陪我你还不让我打,我不仅打我还要去你房间打!哼!


导演天天处于对付熊孩子的高度紧张中,终于他投降了。他习惯了每天张艺兴跑过来蹭睡,习惯了他说自己没吃饱要开个小灶,美其名曰检验一下新东方广告是不是虚假宣传。导演这心,特累。


导演把橘子一口气塞进嘴里,踹他,不看就不看吧,起来起来,洗澡睡觉了。张艺兴哼哼唧唧,洗完澡干嘛呀导演。导演说你还想干嘛,现在凌晨2点了你在这修仙呢一天天的,每次我不回来你也不睡,我回来了你拉着我一块儿不睡。张艺兴我警告你啊别蹬鼻子上脸了。

这么凶,可是张艺兴一点也不怕他,脸皮现在赶上了孙红雷的厚度。嘿嘿嘿凑上来说导演你给我剪剪头发吧不然我头发现在太长了每天挡着眼睛我除了你谁都看不见了,你不是以前特专业吗在何老师那节目里还展示过呢。

张艺兴比导演高半头,所以晃着他的小脑袋指指一头乱哄哄的羊毛低着头让导演看。他看不见导演无声的笑意,就听见导演说剪了我不连戏了,你再瞎折腾回你屋去。
哦好的,我马上去洗澡睡觉。张艺兴老实的不行,飞奔跑去浴室,边跑边脱衣服。


日子嘛,虽然导演还没答应他,也是朝着好的方向过的。







这下黄渤知道了原来张艺兴会做饭,还做得可以。黄渤简直想把刚才心疼他帮他洗的鲍鱼生吞下去,又被这个小兔崽子骗了一次。
他拿起叉子叉了一块肉笑眯眯地说,
“艺兴,来,你肯定也饿了,尝尝自己的手艺”
“哦……我……那个……不……”张艺兴吓得冷汗都快下来了。
“吧唧吧唧吧唧”师父低头苦吃,时不时发出夸张的赞叹声和谐一下气氛。
“??”姚晨和王珞丹吃吃看看,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怎么看不出来呢。
“你不吃我就吃了啊,我还第一次吃你做的菜哎”导演现在的表情好像是那个词,皮笑肉不笑。
“你吃你吃…………哥你吃……我我我我先不吃了……我不饿……”他哥以后会不理他吗,他现在比较怕这个。



没事,他还不知道晚上他们要一起去荒岛。荒岛的夜,还很长。

荒岛 1.0

“导演,谢谢你陪我来啊”张艺兴笑成了眯眯眼看着黄渤,语气很抱歉可是表情一点也没看出来。

黄渤给他白了个眼,这小兔崽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以前还哥哥,哥哥叫的甜兮兮的,现在就导演导演喊个不停。一有点啥事就扯着嗓子喊导演,尾声能生生给延长三秒。

他俩现在在荒岛上,另外四位哥们和五位女嘉宾……可能幸福得睡在被窝里吧。一想到这黄渤就后悔得不行,怎么就心软了过来陪他来这破地儿呢,还坐了15分钟快艇,晃得不行。张艺兴白天积累的分值最低,晚上还用两个加号箱换回来两个减号的,分最低的人要在荒岛度过一夜。黄渤看见他努力抑制自己失落的脸说着没事没事的时候就受不了,脱口而出说我陪你去,走吧。然后这小孩儿突然就高兴的不行,脸上一点郁闷也没有了,黄渤简直怀疑他的小绵羊刚才是装的。哦不,现在是大黑狼。

俩人瑟瑟发抖挤在一起,海风吹得有点冷,还有点咸。4月份在屋久岛海边的时候,时间也像今晚一样漫长。





那时候他俩泡在水里了三个小时,算是过了这一场戏,当然了张艺兴知道要不是导演为了带自己入戏,可能松松标准20分钟就过了,所以他有点儿不好意思。两个人穿着变得无比沉重的衣服,就那么坐在岸边的岩石上,谁也没开口。导演不总是这样的,他希望照顾到每一个人,尽量让大家都舒服,所以他基本醒着的时候都挂着微笑。很少的时候,他才会这样面无表情盯着远方,看起来什么也没在想,看起来不希望任何人读懂他。
张艺兴很想懂他,他对导演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他希望导演永远最重视自己,他对着导演的时候总希望导演觉得自己成熟,夸自己稳重,但他不知道他总是那么幼稚。幼稚到剧组其他人会窃窃私语。

他不会喝酒,可他起身拿了两听啤酒来。导演在他起身的时候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注视着前方。四月份的天其实还很凉,再加上两人浑身湿透,衣服贴着身子,风一吹简直彻骨。于是张艺兴带回啤酒时顺带拿了两件羽绒服,两条干毛巾。他递给导演,也不说话。两个人似乎在较劲,你不开口,那我也不要,你不先擦干,那我也继续冻着。
于是导演决定不再跟20多岁的小伙子较劲。他擦擦头发,脱了衣服,披上羽绒服,跟张艺兴说你不会喝酒不用陪我。张艺兴也决定酷到底,直接拉开啤酒拉环咕咚咕咚先灌了两大口。


他真的一点儿也不会喝,两口啤酒加上海风一吹,他直接侧靠在导演背上,脸上还带着凝结的盐粒,安静得皱着眉,泛起了一点红晕。
“导演我有点害怕”酒劲可能在发作。
“你怕什么”
“怕海。”
“你游泳这么好,又开玩笑”
“我不开玩笑。海有点像你。”
“海怎么像我,我海边长大而已”
“沉默。易变。无边无际。冷。”
导演第一次听见别人这么评价自己,他从业生涯中听到的全是情商高为人随和。张艺兴有点醉,说话很慢,冷想了5秒才说出口。
然后他不再说话,好像睡着了,蹭着导演的羽绒服缩了缩。

导演对他也不一样的。他决定给他这个重要角色之前,很多人都反对过,但导演说他相信他。现在拍摄过半,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决定没错。只是别的一些事发生了变化。



凌晨5点的风,吹起了太阳。太阳像他。其实导演也怕他,怕他的热情。纵容他是导演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每次佯装生气去解决他那些极小的琐事的时候,导演其实都挺高兴的。但导演不希望他懂,他甚至害怕有回应。导演应付不来自己没碰过的问题,他不希望踏出安全领域。蓬勃的朝气把他逼得退进海里,就快要被淹没头顶。

年轻可真好。导演想着。还有那么多机会可以重来,不怕失败,横冲直撞。



两个夜晚之前,张艺兴跟导演坦了白,这是导演打断他轰他出房间后两人第一次搭戏。没有预感吗?也不是的。但是导演听到他充满期待的试探之后,除了轰他出门也没有别的办法。自己能给他什么呢。

可以给他人脉,给他资源,给他尽量干净的环境,其实已经给了他很多很多。可唯独这件事,他给不了他回应。导演向来心很软,除了自己的戏,从不对他发火,况且他对他也做不到问心无愧,只好冷着脸把他推出房门。

张艺兴背靠着门,缓缓坐下,抱起膝盖,尽量不发出声音。他不想让导演知道他还在门口,他希望他在导演那里是最听话的,好像这样导演就能答应他。等着等着他就睡着了,他虽然不太满意这个自己豁出去求来的答案,但他也预料到了。但没关系,他们还要相处很久,他还有信心,他是世界上最不怕失败的人。

早上他被导演轻轻拉门的动作惊醒了,慌张地看了惊诧的导演一眼,爬起来跑走了,捂着脸,很可爱。他不想要质问他,也不急于要一个回应。导演起的特别早,张艺兴跑回房间看了表,早上6点20,他们都是夜戏,于是迷迷糊糊又继续睡。



两天后的现在,他装睡靠在导演身上,吹着瑟瑟的海风,其实也是很冷的。但他决定赌一把。靠沉默能不能换来梦寐以求的心里话。没有的话,也没关系。

导演看着睫毛微微颤抖的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脸,他的头发,他身上的香气和酒气混在一起,酒量非常好的导演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醉了。他说艺兴,你还会遇到很多人,很多挫折,很多成功,很多爱慕。我一生的样子我基本就能看到头了,被太多人簇拥着,不敢犯错,你不一样。张艺兴知道,他越喜欢导演越发现导演骨子里的悲观主义。但他决定继续装睡。
“有时候看到你,就觉得真好。生活还能让我遇见你这么一个小孩儿。”
“你就什么也不怕,什么都觉得是好的,在你眼里没有坏人”
“但是就……”导演闭着眼深吸一口气,不知道怎么往下继续,他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

张艺兴突然伸手抱住导演,吓了导演一小跳,湿湿的头发蹭着导演的脖子,像在闻他的气味一样,等了一会他才开口。
“你觉得遇见我很好是不是”
“…………是”
“真高兴。”
他真心觉得高兴,甚至还有点幸福。怎么像个小女生一样,他暗暗鄙视了一下自己。明明还什么也没有得到。
“哥哥,”他久违的这么叫导演。
“没事啊我还很年轻,我可以等你的。”他反而像个主动的小男朋友。“我会变的,你也会。”






后来电影杀青了,中间可能还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

在荒岛的今晚,让他们俩都想到了屋久岛的夜晚。这里更热,人更少,除了几个机位,就他俩,连vj和fpd都嫌累没跟过来。

导演我想吃鲍鱼了,张艺兴嘟着嘴说。导演说你饿着吧明天健身能少做20个俯卧撑。张艺兴说那喝啤酒吧导演,你喝了酒比较坦诚,刚好这里有个转盘,转到你你就喝,转到我我能喝多少喝多少剩下的你喝行吗。
导演给了他今晚不知道第多少个白眼。呼噜了他头毛一把,你每天到底在想什么?

张艺兴嘿嘿一笑,想你。

还是无题(头回写红兴)

孙红雷每次在关键时刻遇上张艺兴都特别严肃。


一个游戏吧,你说胜负欲那么强干什么,况且输赢都看最后爬包山的人了,他偏偏紧张到汗湿透了衣服。
张艺兴也有点奇怪,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孙红雷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就更紧张了。




20个小时之前,小孩儿咚咚咚在外面敲门问这里有没有鸡,他们刚在天台分开半个小时。孙红雷吓得不轻我天哪这有鸡这竟然有鸡我们不是个正经节目吗。堵在门口防导演半夜进来霍霍他的沙发费劲搬开之后,张艺兴挪着进来了,非要跟他睡,说自己太害怕尖尖嘴了绝对不能回去,孙红雷说好吧好吧你赶紧睡吧,两点你就要起了,张艺兴说哥我在你这儿能多睡40分钟呢哈哈哈所以我选你。

张艺兴跪在床沿拖鞋一蹬掉就舒服的窝进了被子里,笑眯眯得说哥咱俩一块儿刷微博吧用你的手机,说着头就蹭到了孙红雷的枕头上。
孙红雷完全不敢回头,他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或者他知道但他完全不想弄明白。刚才还犯困,现在突然睡不着了。他说好啊好啊好啊哥给你拿手机…手机…哥手机在哪呢…




这是刷微博吗,这是在考验意志吧。
从点开微博开始就完全看不进屏幕上的字的孙红雷在想。
张艺兴的白腕子从身后绕过来,一齐抓着手机,看着粉丝给孙红雷的留言咯咯咯笑,呼出的气就打在孙红雷耳垂上,他只能一边笑一边在想这是在笑什么一边压抑着自己紧张而呼吸过快的频率。

岁数大了,受不了这种刺激。
为什么他身上会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儿,为什么他非要跑来跟我挤跟他小猪哥不行吗,为什么年轻这么美好为什么瓢虫背上的点是奇数就是益虫为什么苹果8还不发行呢为什么水能载舟亦能煮粥为什么在高原不到100度水就能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脑子乱成这样????
孙红雷严肃的说艺兴睡吧哥困了。还是不敢回头。
谁知道没听见声音,在他脑子乱成浆糊的时候小兔崽子早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睡姿极其恣意。




3小时后床匡叽塌了。


孙红雷保持着一个标准的姿势刚睡了没多久床就塌了。窒息,张艺兴这下和自己零距离了。他还沉浸在无语之中内心咒骂导演组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彻底击垮了他“喔…………哥……你这床怎么掉了……”

“艺……艺兴………………你快起床吧……该执行任务了”
哥受不了了。






孙红雷在包山下回忆了一遍,看着沙溢慢腾腾苦着脸往下爬,慢慢恢复了神智。他决定得问问羊派掌门他是不是生气了,因为自己偷偷练了吸星大法。

“艺兴,你没事吧……脸色不太好啊……”
“哥……我好想睡觉啊……困得我都不行了……”
“……”
“你床今晚不会塌了吧……?”
“……??”

无题2

在这个被鸡条3丧到的夜晚怀念一下初心第一季。和我被爱浇灌着就是最美的小羊。











张艺兴突然就哭了,抱着胳膊往地下一蹲小声哭了起来。

大金链子甩没了,外套早就扔了,白嫩得像藕节一样的手臂圈着膝盖,手指抓出了几道红印子,哭得还一抖一抖的。

他从来都哭得特别好看,晕开的眼影就是下垂眼的烟熏,这画面简直我见犹怜,哥哥们面面相觑,本来涂着黑色眼影扮变异人正张牙舞爪呢,只好尴尬地定格,再慢慢把手放下。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不时地抽一下鼻子,也不说话,就把头埋起来默默哭,不过有一只空出来的手没忘记紧紧抓着箱子,箱子里有师父不情不愿放进去的真钥匙。

时间是凌晨4点03分,外滩某酒店楼顶。距离金条大战箱子被抢过去了整整十期。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是破晓前天最浓黑的时候,变异人特地给自己画的黑眼圈要不是认真看还不太容易发现。
这是他第一次在哥哥们面前哭。
渤哥忍不住上去捏他的脸,六人中他最喜欢干这事,想让他把头抬起来,问问到底怎么了。
谁知道越是有人关心他反而更委屈起来,干脆放声大哭,肆无忌惮,仗着哥哥们愿意宠,还把眼泪粉底眼影通通蹭在渤哥手心里。

他也很久没哭这么痛快了,大概从14年开始吧。路越难走你得越努力,一边是根本没空自怜自艾,另一边,还想活出个强者的样子给别人看。
可这里不一样,他在这里突然想放声痛哭一次,能大哭的安全感他已经太久没感受过了,本来从小就是个宠大的孩子,性格开朗极了,不管高兴还是难过都愿意表达出来,不藏着掖着,没有任何心眼。可经过了一段岁月,一段一个人会去异国海边许愿重新开始的岁月,他变得不太敢那么真实。他现在能真实的难过真实的大笑真实的生气真实的哭,他特别感激。

于是他哭着哭着又笑了,把受惊体质的渤哥吓了一跳,轻轻拍拍脑袋,这傻孩子没事儿吧。
张艺兴也没法把这么多心理活动说出来,他嘟嘟囔囔得说突然哭起来是委屈所有人都变异了,只留了自己一个人带着理智和钥匙,然后这钥匙又即将被哥哥们抢走,不行,他想赢,他要战胜开普勒星间谍。边说边继续抽抽,把哥哥们乐得不行,师父过来围着他揉头发捏脸拍肩,说极限挑战把一小孩儿都玩坏了,艺兴啊输就是赢,赢就是输啊,跟我们一起去开普勒星有什么不好啊。


好,当然好,特别好,跟哥哥们在一起就没有不好。要变异就一起变异,要欺负主持人有人鼓掌,要做坏人有人递锄头,要爆炸有兄弟来救,要欺负外来的笨蛋大家一起上,要做奴隶就得奴隶奴隶再奴隶,要登雪山拼了命也要爬,要拿了最多的冰就要有被抢的觉悟,要做杀手都装作没看穿陪着玩,要当家人就是一辈子的。

天快亮了,一切都是刚刚好。

无题。(xjb脑补。渤兴。)

他从14年开始写剧本,渐渐减少了电影的拍摄。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人到中年,奖,票房,名,利,该有的他都有了。
他看着窗外的细雨打在落地窗玻璃上,好像在一个汽水罐子里,二氧化碳挤着他,可是卡在瓶口他出不去。还有点呼吸困难了。
他不知道怎么写下去,开头开了三个月,还是那2100字。原来写剧本也是挺难的。
他在家陪着女儿玩泥巴,女儿捏的小动物很简单,几下就随意捏好了一个,不在乎好不好看,不在乎像不像,她自己开心地举在爸爸眼前,爸爸愣愣地看着,想创造人物这么简单就好了。

他演惯了小角色,长相普通工作普通经历普通的中年人形象似乎早已信手拈来,于是他工作中也从来都是体贴细心,圆滑世故,不走近你一步,也披着自己的铠甲。
他忽然很想做个年轻人,一个漂亮天真一腔热血又容易碰壁的年轻人,他还不懂处事的规则,他的世界是他自己建造的童话王国,他从前快乐地住在这里,以后也会带着伤痕和荣耀回到这里。

写开头就写到了15年,他决定在休息的途中去个综艺,体验一下没有试过的工作,或是人生。有一个挚友,两个老朋友,还有个一定处得来的新朋友,当然了他没想到后来会发现这位新朋友年纪这么大还能这么傻。
还有一位,他不认识,只知道很年轻。第一次私下碰面的酒桌上,六人中那个男孩最拘谨,脸涨地红红的坐在自己座位上,也不喝酒,也不知道要开口说什么。男孩儿被他的新朋友叫起来给大家敬酒,他竟然说他不会喝。
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自己这种场面见得也多了,他绝不相信混娱乐圈的男孩不懂得这种场面,面对着随便一个拉出来咖位都碾压他的人,他竟然不来主动一一敬酒,说点漂亮话哄哥哥们开心,甚至来一些暧昧边缘的举动。他只是坐在那里,尴尬地给自己倒了刚覆满杯底的酒,犹豫着喝还是不喝。
新朋友顿绝无趣,摆摆手说算了算了,吃菜吧。正常饭局上再没和男孩说一句话。



再后来的故事,人尽皆知,只是一些所有播了和未播的画面里,没法表现他内心的震惊。
他不是惊诧于有人敢指着红雷的鼻子骂他,也不是惊诧于他和黄磊又哄又劝了半天他依然丝毫不肯原谅游戏里骗了他的大哥,更不是惊诧于孙红雷结束录制后抱着大龙虾真心给他道歉。

他的男孩儿,他找到了。
他决定让他活在他的剧本里,抑或说是他剧本里的男孩儿仿佛神迹一般出现在了这世界中。
一样的天真,一样的懵懂,一样的无知和热情,一样善良柔软。
他在播出后才看到,原来男孩儿哭了,他抬着头不想让晶晶亮的眸子映进摄像机,男孩儿像头一次单独打猎的小兽,猎物好几次都追不上,结局永远是饿着肚子回家。又犟又气。
他想要这个横冲直撞受过许多伤却依然信任这个世界的男孩儿在他的故事里发光。

他的剧本开始写得很顺畅,他闭上眼就能赋予这个男孩一大堆好故事,他的故事里男孩儿也有波折,可是故事的结尾他总有好结局。
温柔的人在为温柔的人写剧本,他还没告诉男孩儿。

最后一晚的录制了,六个人早已亲如兄弟,他甚至还有些舍不得这个自己一开始只是想来放松加赚钱的综艺了。
他把龙虾串串好之后马上打电话给男孩儿让他来取,相隔20米,隔着人群,男孩儿又一次露出了被世界抛弃的表情。他告诉男孩儿,别怕,你永远会有好结局,就算我变异了,拿着龙虾串找我,我会认出你的。当然,是在心里告诉他。

第一季结束了,第二季也结束了,摸爬滚打混上来的他们为男孩儿开辟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家,守护他的天真。他们也曾是五个男孩儿啊。


后来他终于快要写好剧本了,他告诉男孩儿,我为你写了个故事,你想跟我学学表演吗。
男孩儿晃着酒窝说,等你,懂你,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