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咩咩满

cp瞎嗑 本质莲唯

漂流 1.0

几个月前写的………………不是现背感觉很难写啊…………
大概是魔幻现实主义……俩人可能没什么感情戏(?)也可能直接坑了……






张艺兴漂到了一个荒岛,还有他的哥哥小渤,还有几个乘客一起。

他们是从一艘遇难的船上飘到这里的。这里叫……他们并不知道这里叫什么。

张艺兴顶着一头小卷毛,亮亮的瞳仁盯着哥哥,哥哥我们会死吗,他问。哥哥看着他的下垂眼,说不会的吧,没事儿哥哥还在呢,你就跟好我。他有点害怕,不过他还是选择先相信哥哥,毕竟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哥哥不是亲哥哥,是个远房表哥,或者也没那么远,反正他从小就跟在哥哥后面玩儿,长大了跟着哥哥混,哥哥比他大10岁,小县城里两个人活的也没啥压力。爸妈也都对他们没什么要求。哥哥就喜欢直接叫他弟弟。
弟弟长得还挺好看,皮肤白白的,有点瘦有点矮,糯糯的口音,从小就没有坏心眼,对小动物也好,别提对人了,大家都很喜欢他。




当务之急要找水喝,他们并不知道哪里有淡水,决定先去翻一翻破损的船舱里,幸好还有一些,够几个人喝两天。节省一些的话。

另外的人里,有一个跟小渤差不多大的女生,还有一位看起来40出头的男人,弟弟先去跟他打了个招呼。
“你也是坐船去那个地方呀?”男人看了看他点了点头,声音还挺纯朴“对呀,碰碰运气嘛。”
“哥哥你好,我叫张艺兴,我今年19了,那边那个是我表哥黄渤。”小渤点了点头看向这边。
然后弟弟走向女生身边,叫她姐姐,女生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毕竟船翻了流落荒岛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出去。女生忧郁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她不想说话。张艺兴也安静的坐了下来,喝了一小口水,虽然他挺渴的,可他们四个人,水得省着喝。


现在时间大概是傍晚了,月亮的轮廓隐隐地出现了,三个男人抬头看着晚霞,女生把头埋在膝盖间,还是不说话。并没有食物和睡袋的第一个晚上,大家坐得凑近了些,打算挨过去。


也许是夜里一两点了,弟弟躺在地上看着非常明亮的星星,“哥哥”很轻的声音,“你饿不饿呀”他哥说有一点儿,然后把身上盖的衣服往弟弟那边掖了掖。弟弟轻轻在衣服里攥了一下哥哥的手,小声说我这儿有一小包彩虹糖,你饿了我就给你打开。
弟弟从小就喜欢吃甜食,便宜的贵的他都不挑,不过小县城也没什么特别贵的甜食,糖水冰粉,彩虹糖巧克力,甜甜的东西就能让他开心。
哥哥说别拆了先留着,还不知道要在岛上呆几天才有人发现咱们呢。弟弟嗯了一声,又说“哥哥我睡不着,你呢”其实小渤也有些心慌,不过他还是对弟弟说别担心,不会有事儿的,天亮就想办法搞些能让过往船只看到的信号。弟弟说其实我有点饿了哥哥,但我先忍着,我也不吃。

俩人一齐往身形比较魁梧的男人那里挤了挤,闭着眼睛数了会羊,弟弟还做了个吃到星星的梦。岛上的星星又亮又多,梦里吃到的星星是甜甜的。有那么点儿硌牙。



第二天张艺兴醒了之后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另外三人都起了,哥哥在想办法把树上的大叶子摘下来一些,地上的都有点潮。女生站在沙滩上,海水淹没了脚踝,张艺兴看了看她的背影,想象了一下她正面的忧郁表情,决定还是不要去打扰她。

天惹 小渤不去芭莎 大哭 我的兴渤大糖没有了

黑风暴只有开头和结尾两场比赛有!彩蛋没有!

小队长

2017.9.9 芭莎慈善夜

黄渤戴着墨镜一言不发上台,三位队长,唯独他牵着个小鲜肉上台。
小鲜肉说那个……我替导演……哦不是……黄渤哥发言……因为他现在说不出话……喉咙疼……越说声音越低,这位鲜肉有点心虚。
黄渤贼溜溜的眼睛乱转,还好墨镜挡着啥也看不见。他朝小鲜肉点点头一副很正经的样子,做了几个手势,嗯嗯啊啊的,示意他继续说。


其实他就是为了带他上台,给他点特殊待遇,镜头啥的多一点,让台下别的人知道张艺兴是有人罩着的。昨晚上俩人一个房间里哈哈哈哈哈哈大声跟男人帮群聊到半夜,嗓子好着呢。早上起来了还哼着小曲儿,来了首呐亚耶。


按理说一到这种正式大场面,张艺兴就倍儿精神倍儿自信,他是典型的考场型选手,临场发挥特好。可是导演突然跟他说让他上台发言,自己装做喉咙疼没法发声音,他就紧张了。因为他是世界上最不会撒谎的人,让他当着这么多前辈的面儿骗人,他做不到啊。所以一开始他打死也不答应,说这么重要的事人家请你当队长,导演你别幼稚了好吗,另外两位也不高兴吧我什么咖位啊你别别别别。
谁知道导演决定幼稚到底了,说你不上台我就不说话,我在下面儿坐着我也从头到尾演哑巴,你自己看着办。


恋爱使人智商为零,这话真是没错。


张艺兴惴惴不安,脑子里一直练习一会儿要说的话,徐峥过来坐在他俩旁边,看着黄渤故作高深地冲自己点点头,一副你懂的样子。徐峥心想这人搞什么呢,别是傻了吧,一脸问号等了一会这俩没一个开口给自己打招呼,拍拍屁股搂着经过的熟人走了。

看着四下没人,张艺兴轻轻掐了一下导演胳膊,说要不还是你上吧,我真不行。导演入戏很深,继续不说话,沉着冷静的点点了头之后装作欣赏台上的表演,留了一个后脑勺给他。

没办法,到队长们上台了,张艺兴硬着头皮跟在导演身后,尴尬地拿着导演硬塞给他的话筒。
“啊……那个……我替导演……哦不是,黄渤哥……发言……”时间怎么这么漫长我的天哪,他简直想大声喊黄渤你别装了快给我接话呀我生气了我要下台了。但是拂他导演面子的事他更干不出来,哎哟喂他还是撒谎吧。




等典礼终于结束的时候,他气冲冲的跟着导演进了房间,还小声摔了一下门
“你干什么嘛今天??”害我那么尴尬。
“让你显摆显摆嘛你不是最喜欢当小队长了”还让报数呢你忘了。
“那能一样吗???那是跟你们在一块儿呢”这群人跟我又没啥关系!
“哎呀别生气了你这不是没缺斤少两的下来了吗”生气的样子真可爱。
“你瞅瞅这热搜!张艺兴 蓝队队长,臊得慌!”那小乌龟呢,快给我撤热搜去。
“是我想显摆显摆,我想显摆一下你行了吧,非让我说出来。”
张艺兴愣了一小下,马上以半个头的优势把导演壁咚在门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还轻轻吹了一下导演的耳垂。


导演经过大风大浪的,偏偏栽在这条小河里。本来张艺兴对着他们几个就天不怕地不怕,平常生活里撒泼打滚,游戏里拒不合作,坑蒙拐骗他还做不到,不过放到这谈恋爱的本事上,他学了个一等一。

“哥哥,看来以后我脾气得更大一点儿才行啊,小生一下气你就憋不住啦。这话以前常说多好啊。”张艺兴得意的笑都快憋不住了,低着头看导演另一只手撩了撩头发。
导演一脸被耍的样子,无奈的笑着摇摇头。然后,他凑近了,对着张艺兴的脖子“呼……”

张艺兴啊一声轻呼,脸涨得通红,蹲在地上用上目线哀怨地盯着导演。
憋了一会说我洗澡去了。明天还回上海录鸡条呢早上就飞抓紧睡。
导演终于把墨镜摘了下来,哼着歌看着他去洗澡的背影,得意洋洋的。






第二天飞机上,张艺兴指着报纸上的标题一脸你说怎么办吧,导演哈哈哈哈哈哈哈完之后马上趁还没起飞咔嚓一张照了下来传到了“极限六环”。






“影帝退位 队长让贤 羊派掌门 独揽大权”

还是无题(头回写红兴)

孙红雷每次在关键时刻遇上张艺兴都特别严肃。


一个游戏吧,你说胜负欲那么强干什么,况且输赢都看最后爬包山的人了,他偏偏紧张到汗湿透了衣服。
张艺兴也有点奇怪,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孙红雷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就更紧张了。




20个小时之前,小孩儿咚咚咚在外面敲门问这里有没有鸡,他们刚在天台分开半个小时。孙红雷吓得不轻我天哪这有鸡这竟然有鸡我们不是个正经节目吗。堵在门口防导演半夜进来霍霍他的沙发费劲搬开之后,张艺兴挪着进来了,非要跟他睡,说自己太害怕尖尖嘴了绝对不能回去,孙红雷说好吧好吧你赶紧睡吧,两点你就要起了,张艺兴说哥我在你这儿能多睡40分钟呢哈哈哈所以我选你。

张艺兴跪在床沿拖鞋一蹬掉就舒服的窝进了被子里,笑眯眯得说哥咱俩一块儿刷微博吧用你的手机,说着头就蹭到了孙红雷的枕头上。
孙红雷完全不敢回头,他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或者他知道但他完全不想弄明白。刚才还犯困,现在突然睡不着了。他说好啊好啊好啊哥给你拿手机…手机…哥手机在哪呢…




这是刷微博吗,这是在考验意志吧。
从点开微博开始就完全看不进屏幕上的字的孙红雷在想。
张艺兴的白腕子从身后绕过来,一齐抓着手机,看着粉丝给孙红雷的留言咯咯咯笑,呼出的气就打在孙红雷耳垂上,他只能一边笑一边在想这是在笑什么一边压抑着自己紧张而呼吸过快的频率。

岁数大了,受不了这种刺激。
为什么他身上会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儿,为什么他非要跑来跟我挤跟他小猪哥不行吗,为什么年轻这么美好为什么瓢虫背上的点是奇数就是益虫为什么苹果8还不发行呢为什么水能载舟亦能煮粥为什么在高原不到100度水就能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脑子乱成这样????
孙红雷严肃的说艺兴睡吧哥困了。还是不敢回头。
谁知道没听见声音,在他脑子乱成浆糊的时候小兔崽子早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睡姿极其恣意。




3小时后床匡叽塌了。


孙红雷保持着一个标准的姿势刚睡了没多久床就塌了。窒息,张艺兴这下和自己零距离了。他还沉浸在无语之中内心咒骂导演组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彻底击垮了他“喔…………哥……你这床怎么掉了……”

“艺……艺兴………………你快起床吧……该执行任务了”
哥受不了了。






孙红雷在包山下回忆了一遍,看着沙溢慢腾腾苦着脸往下爬,慢慢恢复了神智。他决定得问问羊派掌门他是不是生气了,因为自己偷偷练了吸星大法。

“艺兴,你没事吧……脸色不太好啊……”
“哥……我好想睡觉啊……困得我都不行了……”
“……”
“你床今晚不会塌了吧……?”
“……??”

无题2

在这个被鸡条3丧到的夜晚怀念一下初心第一季。和我被爱浇灌着就是最美的小羊。











张艺兴突然就哭了,抱着胳膊往地下一蹲小声哭了起来。

大金链子甩没了,外套早就扔了,白嫩得像藕节一样的手臂圈着膝盖,手指抓出了几道红印子,哭得还一抖一抖的。

他从来都哭得特别好看,晕开的眼影就是下垂眼的烟熏,这画面简直我见犹怜,哥哥们面面相觑,本来涂着黑色眼影扮变异人正张牙舞爪呢,只好尴尬地定格,再慢慢把手放下。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不时地抽一下鼻子,也不说话,就把头埋起来默默哭,不过有一只空出来的手没忘记紧紧抓着箱子,箱子里有师父不情不愿放进去的真钥匙。

时间是凌晨4点03分,外滩某酒店楼顶。距离金条大战箱子被抢过去了整整十期。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是破晓前天最浓黑的时候,变异人特地给自己画的黑眼圈要不是认真看还不太容易发现。
这是他第一次在哥哥们面前哭。
渤哥忍不住上去捏他的脸,六人中他最喜欢干这事,想让他把头抬起来,问问到底怎么了。
谁知道越是有人关心他反而更委屈起来,干脆放声大哭,肆无忌惮,仗着哥哥们愿意宠,还把眼泪粉底眼影通通蹭在渤哥手心里。

他也很久没哭这么痛快了,大概从14年开始吧。路越难走你得越努力,一边是根本没空自怜自艾,另一边,还想活出个强者的样子给别人看。
可这里不一样,他在这里突然想放声痛哭一次,能大哭的安全感他已经太久没感受过了,本来从小就是个宠大的孩子,性格开朗极了,不管高兴还是难过都愿意表达出来,不藏着掖着,没有任何心眼。可经过了一段岁月,一段一个人会去异国海边许愿重新开始的岁月,他变得不太敢那么真实。他现在能真实的难过真实的大笑真实的生气真实的哭,他特别感激。

于是他哭着哭着又笑了,把受惊体质的渤哥吓了一跳,轻轻拍拍脑袋,这傻孩子没事儿吧。
张艺兴也没法把这么多心理活动说出来,他嘟嘟囔囔得说突然哭起来是委屈所有人都变异了,只留了自己一个人带着理智和钥匙,然后这钥匙又即将被哥哥们抢走,不行,他想赢,他要战胜开普勒星间谍。边说边继续抽抽,把哥哥们乐得不行,师父过来围着他揉头发捏脸拍肩,说极限挑战把一小孩儿都玩坏了,艺兴啊输就是赢,赢就是输啊,跟我们一起去开普勒星有什么不好啊。


好,当然好,特别好,跟哥哥们在一起就没有不好。要变异就一起变异,要欺负主持人有人鼓掌,要做坏人有人递锄头,要爆炸有兄弟来救,要欺负外来的笨蛋大家一起上,要做奴隶就得奴隶奴隶再奴隶,要登雪山拼了命也要爬,要拿了最多的冰就要有被抢的觉悟,要做杀手都装作没看穿陪着玩,要当家人就是一辈子的。

天快亮了,一切都是刚刚好。

无题。(xjb脑补。渤兴。)

他从14年开始写剧本,渐渐减少了电影的拍摄。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人到中年,奖,票房,名,利,该有的他都有了。
他看着窗外的细雨打在落地窗玻璃上,好像在一个汽水罐子里,二氧化碳挤着他,可是卡在瓶口他出不去。还有点呼吸困难了。
他不知道怎么写下去,开头开了三个月,还是那2100字。原来写剧本也是挺难的。
他在家陪着女儿玩泥巴,女儿捏的小动物很简单,几下就随意捏好了一个,不在乎好不好看,不在乎像不像,她自己开心地举在爸爸眼前,爸爸愣愣地看着,想创造人物这么简单就好了。

他演惯了小角色,长相普通工作普通经历普通的中年人形象似乎早已信手拈来,于是他工作中也从来都是体贴细心,圆滑世故,不走近你一步,也披着自己的铠甲。
他忽然很想做个年轻人,一个漂亮天真一腔热血又容易碰壁的年轻人,他还不懂处事的规则,他的世界是他自己建造的童话王国,他从前快乐地住在这里,以后也会带着伤痕和荣耀回到这里。

写开头就写到了15年,他决定在休息的途中去个综艺,体验一下没有试过的工作,或是人生。有一个挚友,两个老朋友,还有个一定处得来的新朋友,当然了他没想到后来会发现这位新朋友年纪这么大还能这么傻。
还有一位,他不认识,只知道很年轻。第一次私下碰面的酒桌上,六人中那个男孩最拘谨,脸涨地红红的坐在自己座位上,也不喝酒,也不知道要开口说什么。男孩儿被他的新朋友叫起来给大家敬酒,他竟然说他不会喝。
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自己这种场面见得也多了,他绝不相信混娱乐圈的男孩不懂得这种场面,面对着随便一个拉出来咖位都碾压他的人,他竟然不来主动一一敬酒,说点漂亮话哄哥哥们开心,甚至来一些暧昧边缘的举动。他只是坐在那里,尴尬地给自己倒了刚覆满杯底的酒,犹豫着喝还是不喝。
新朋友顿绝无趣,摆摆手说算了算了,吃菜吧。正常饭局上再没和男孩说一句话。



再后来的故事,人尽皆知,只是一些所有播了和未播的画面里,没法表现他内心的震惊。
他不是惊诧于有人敢指着红雷的鼻子骂他,也不是惊诧于他和黄磊又哄又劝了半天他依然丝毫不肯原谅游戏里骗了他的大哥,更不是惊诧于孙红雷结束录制后抱着大龙虾真心给他道歉。

他的男孩儿,他找到了。
他决定让他活在他的剧本里,抑或说是他剧本里的男孩儿仿佛神迹一般出现在了这世界中。
一样的天真,一样的懵懂,一样的无知和热情,一样善良柔软。
他在播出后才看到,原来男孩儿哭了,他抬着头不想让晶晶亮的眸子映进摄像机,男孩儿像头一次单独打猎的小兽,猎物好几次都追不上,结局永远是饿着肚子回家。又犟又气。
他想要这个横冲直撞受过许多伤却依然信任这个世界的男孩儿在他的故事里发光。

他的剧本开始写得很顺畅,他闭上眼就能赋予这个男孩一大堆好故事,他的故事里男孩儿也有波折,可是故事的结尾他总有好结局。
温柔的人在为温柔的人写剧本,他还没告诉男孩儿。

最后一晚的录制了,六个人早已亲如兄弟,他甚至还有些舍不得这个自己一开始只是想来放松加赚钱的综艺了。
他把龙虾串串好之后马上打电话给男孩儿让他来取,相隔20米,隔着人群,男孩儿又一次露出了被世界抛弃的表情。他告诉男孩儿,别怕,你永远会有好结局,就算我变异了,拿着龙虾串找我,我会认出你的。当然,是在心里告诉他。

第一季结束了,第二季也结束了,摸爬滚打混上来的他们为男孩儿开辟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家,守护他的天真。他们也曾是五个男孩儿啊。


后来他终于快要写好剧本了,他告诉男孩儿,我为你写了个故事,你想跟我学学表演吗。
男孩儿晃着酒窝说,等你,懂你,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