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咩咩满

cp瞎嗑 本质莲唯

无题。(xjb脑补。渤兴。)

他从14年开始写剧本,渐渐减少了电影的拍摄。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人到中年,奖,票房,名,利,该有的他都有了。
他看着窗外的细雨打在落地窗玻璃上,好像在一个汽水罐子里,二氧化碳挤着他,可是卡在瓶口他出不去。还有点呼吸困难了。
他不知道怎么写下去,开头开了三个月,还是那2100字。原来写剧本也是挺难的。
他在家陪着女儿玩泥巴,女儿捏的小动物很简单,几下就随意捏好了一个,不在乎好不好看,不在乎像不像,她自己开心地举在爸爸眼前,爸爸愣愣地看着,想创造人物这么简单就好了。

他演惯了小角色,长相普通工作普通经历普通的中年人形象似乎早已信手拈来,于是他工作中也从来都是体贴细心,圆滑世故,不走近你一步,也披着自己的铠甲。
他忽然很想做个年轻人,一个漂亮天真一腔热血又容易碰壁的年轻人,他还不懂处事的规则,他的世界是他自己建造的童话王国,他从前快乐地住在这里,以后也会带着伤痕和荣耀回到这里。

写开头就写到了15年,他决定在休息的途中去个综艺,体验一下没有试过的工作,或是人生。有一个挚友,两个老朋友,还有个一定处得来的新朋友,当然了他没想到后来会发现这位新朋友年纪这么大还能这么傻。
还有一位,他不认识,只知道很年轻。第一次私下碰面的酒桌上,六人中那个男孩最拘谨,脸涨地红红的坐在自己座位上,也不喝酒,也不知道要开口说什么。男孩儿被他的新朋友叫起来给大家敬酒,他竟然说他不会喝。
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自己这种场面见得也多了,他绝不相信混娱乐圈的男孩不懂得这种场面,面对着随便一个拉出来咖位都碾压他的人,他竟然不来主动一一敬酒,说点漂亮话哄哥哥们开心,甚至来一些暧昧边缘的举动。他只是坐在那里,尴尬地给自己倒了刚覆满杯底的酒,犹豫着喝还是不喝。
新朋友顿绝无趣,摆摆手说算了算了,吃菜吧。正常饭局上再没和男孩说一句话。



再后来的故事,人尽皆知,只是一些所有播了和未播的画面里,没法表现他内心的震惊。
他不是惊诧于有人敢指着红雷的鼻子骂他,也不是惊诧于他和黄磊又哄又劝了半天他依然丝毫不肯原谅游戏里骗了他的大哥,更不是惊诧于孙红雷结束录制后抱着大龙虾真心给他道歉。

他的男孩儿,他找到了。
他决定让他活在他的剧本里,抑或说是他剧本里的男孩儿仿佛神迹一般出现在了这世界中。
一样的天真,一样的懵懂,一样的无知和热情,一样善良柔软。
他在播出后才看到,原来男孩儿哭了,他抬着头不想让晶晶亮的眸子映进摄像机,男孩儿像头一次单独打猎的小兽,猎物好几次都追不上,结局永远是饿着肚子回家。又犟又气。
他想要这个横冲直撞受过许多伤却依然信任这个世界的男孩儿在他的故事里发光。

他的剧本开始写得很顺畅,他闭上眼就能赋予这个男孩一大堆好故事,他的故事里男孩儿也有波折,可是故事的结尾他总有好结局。
温柔的人在为温柔的人写剧本,他还没告诉男孩儿。

最后一晚的录制了,六个人早已亲如兄弟,他甚至还有些舍不得这个自己一开始只是想来放松加赚钱的综艺了。
他把龙虾串串好之后马上打电话给男孩儿让他来取,相隔20米,隔着人群,男孩儿又一次露出了被世界抛弃的表情。他告诉男孩儿,别怕,你永远会有好结局,就算我变异了,拿着龙虾串找我,我会认出你的。当然,是在心里告诉他。

第一季结束了,第二季也结束了,摸爬滚打混上来的他们为男孩儿开辟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家,守护他的天真。他们也曾是五个男孩儿啊。


后来他终于快要写好剧本了,他告诉男孩儿,我为你写了个故事,你想跟我学学表演吗。
男孩儿晃着酒窝说,等你,懂你,谢谢你。

评论(6)

热度(78)

  1. 有粮吃超~开心满咩咩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