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咩咩满

cp瞎嗑 本质莲唯

无题2

在这个被鸡条3丧到的夜晚怀念一下初心第一季。和我被爱浇灌着就是最美的小羊。











张艺兴突然就哭了,抱着胳膊往地下一蹲小声哭了起来。

大金链子甩没了,外套早就扔了,白嫩得像藕节一样的手臂圈着膝盖,手指抓出了几道红印子,哭得还一抖一抖的。

他从来都哭得特别好看,晕开的眼影就是下垂眼的烟熏,这画面简直我见犹怜,哥哥们面面相觑,本来涂着黑色眼影扮变异人正张牙舞爪呢,只好尴尬地定格,再慢慢把手放下。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不时地抽一下鼻子,也不说话,就把头埋起来默默哭,不过有一只空出来的手没忘记紧紧抓着箱子,箱子里有师父不情不愿放进去的真钥匙。

时间是凌晨4点03分,外滩某酒店楼顶。距离金条大战箱子被抢过去了整整十期。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是破晓前天最浓黑的时候,变异人特地给自己画的黑眼圈要不是认真看还不太容易发现。
这是他第一次在哥哥们面前哭。
渤哥忍不住上去捏他的脸,六人中他最喜欢干这事,想让他把头抬起来,问问到底怎么了。
谁知道越是有人关心他反而更委屈起来,干脆放声大哭,肆无忌惮,仗着哥哥们愿意宠,还把眼泪粉底眼影通通蹭在渤哥手心里。

他也很久没哭这么痛快了,大概从14年开始吧。路越难走你得越努力,一边是根本没空自怜自艾,另一边,还想活出个强者的样子给别人看。
可这里不一样,他在这里突然想放声痛哭一次,能大哭的安全感他已经太久没感受过了,本来从小就是个宠大的孩子,性格开朗极了,不管高兴还是难过都愿意表达出来,不藏着掖着,没有任何心眼。可经过了一段岁月,一段一个人会去异国海边许愿重新开始的岁月,他变得不太敢那么真实。他现在能真实的难过真实的大笑真实的生气真实的哭,他特别感激。

于是他哭着哭着又笑了,把受惊体质的渤哥吓了一跳,轻轻拍拍脑袋,这傻孩子没事儿吧。
张艺兴也没法把这么多心理活动说出来,他嘟嘟囔囔得说突然哭起来是委屈所有人都变异了,只留了自己一个人带着理智和钥匙,然后这钥匙又即将被哥哥们抢走,不行,他想赢,他要战胜开普勒星间谍。边说边继续抽抽,把哥哥们乐得不行,师父过来围着他揉头发捏脸拍肩,说极限挑战把一小孩儿都玩坏了,艺兴啊输就是赢,赢就是输啊,跟我们一起去开普勒星有什么不好啊。


好,当然好,特别好,跟哥哥们在一起就没有不好。要变异就一起变异,要欺负主持人有人鼓掌,要做坏人有人递锄头,要爆炸有兄弟来救,要欺负外来的笨蛋大家一起上,要做奴隶就得奴隶奴隶再奴隶,要登雪山拼了命也要爬,要拿了最多的冰就要有被抢的觉悟,要做杀手都装作没看穿陪着玩,要当家人就是一辈子的。

天快亮了,一切都是刚刚好。

评论

热度(57)